>观察>正文刚刚,美联储态度发生重大转变,人民币迎来救命稻草

刚刚,美联储态度发生重大转变,人民币迎来救命稻草

  1

  2019年,美元将雄风不再。

  当地时间1月30日,美联储在2019年首次FOMC议息会议上表示暂不加息,并放弃进一步加息,对未来的任何结果都“保持耐心”,这和六个星期前仍然希望继续加息的态度截然不同。

  表态一出来,人民币就坐不住了。离岸人民币则收报6.7069,盘中一度跌破6.69。

  2018年,美元交出了一份令人惊喜的成绩单,从4月开始止跌回升,全年涨幅约4.4%,创下2015年以来最大年度涨幅。

  (2018年美元止跌回升,来源:Daily FX)

  去年,也是美国经济高歌猛进的一年,达到了经济学家们所谓的“理想状态”:经济增长率约3%、通货膨胀率约2%、失业率低于4%,也就是所谓的“合理增长、温和通胀以及充分就业”。

  强劲的美国经济是美元骄傲的资本。

  去年,也是美联储止不住加息步伐的一年,全年共加息4次,认为美国经济还远没有见顶。在美联储推动下,美国利率远超其他国家,也影响了汇率的变化。

  去年,也是欧洲和日本双双疲软的一年,宽松带来的刺激并没有让欧洲和日本经济走向稳定增长,甚至与美国相比显得忧心忡忡,反过来给予了美元稳步上涨的空间。

  去年,也是中美贸易摩擦元年。无论是否由于贸易环境的变化,中国经济放缓都是不争的事实。人民币更是惊险一跃,直接俯冲至6.98,差点击溃了7的心理防线。

  美国经济状况、美联储决策、欧洲、日本和中国的经济表现,成为了影响美元走势的重要参考指标。

  (美元将见顶回落,来源:ING)

  基本可以得出结论:2019年,美国经济出现放缓迹象,导致美联储放慢加息步伐,同时欧洲和日本经济开始反弹,中国也在中美贸易谈判后保持经济韧性,美元将在第三季度见顶,开始寻求“软着陆”。

  2

  美元今年将失去强劲的美国经济的有力支撑。

  离上一次美联储自信加息已经过去了六个星期,在此期间,消费者信心开始下滑,房屋销量减少,金融市场动荡,批发物价走软,借贷成本增加。这些接连出现的信号给2019年蒙上了一层阴影,甚至可以被解读为美国经济开始放缓的迹象。

  (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将放缓,来源:ING)

  年初美国联邦政府关门似乎预示了今年特朗普政府的重重压力。去年减税政策效果减退、股市下跌、利率上升、国会分裂……中期选举之后的特朗普,日子过得并不容易。

  更为严峻的问题在于,全球经济增长都不乐观。IMF分别下调了今明两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至3.5%和3.6%,美联储也把今年美国增长预期从2.5%下调至2.3%。去年美元成为最大赢家,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表现强劲的美国经济拉动了全球经济的繁荣。而当美国经济不行,全球经济也开始不行的时候,谁来支撑美元高涨的梦想?

  美国经济到底与美元有多大关系?看看下面这一张图你就明白了:

  (美元指数与美国名义GDP占全球GDP比例走势高度一致,来源:Wind)

  已经出现的放缓迹象与联邦政府关门的影响一起,将在二季度显现。摩根士丹利称,美元将在今年年中开始见顶,失去继续增长的动力。

  另一个因素是美联储的选择。

  美联储从2015年开启加息周期以来,已经加息9次,去年加息4次。频繁加息说明美联储认为美国经济仍然过热,还需要降低美元流动性来降降温。按照美联储的逻辑,全球资金都会涌向美国这片经济繁荣之地,推高核心通胀,让强劲的美国经济继续支撑美元走高。

  可是,在1月30日召开的今年首次FOMC议息会议上,美联储决定暂不加息,并且放弃了进一步加息的可能性,表示对未来任何结果都将“保持耐心”。这说明,至少在美联储看来,2019年美国经济已经不再过热,对经济增长的评估也从“强劲”下调至“稳健”。

  一旦美元失去了本国经济的强有力支撑,想要复制2018年的辉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美元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3

  一些美国以外的因素也在起作用。

  (一)英国和欧洲

  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听到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提到“外部市场的脆弱性和不确定因素仍然存在”。今年,英国脱欧和欧洲议会选举将尘埃落定,但以“黄马甲”为代表的欧洲社会和经济问题愈发严重,整个欧洲都在犹豫着是否要拥抱势头越来越猛的民粹主义。

  英国脱欧前途未卜,梅姨仍然在努力地解决北爱尔兰问题,3月底英国正式离开欧盟后,英镑可能出现脱欧公投时的断崖式下跌,给予美元走强的机会。

  今年5月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也将成为最大的政治风险之一,欧洲议会的权力虽然小于国家议会,但选举结果往往会反作用于之后各国的国内选举,最近不断升温的民粹主义就是从2014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之后开始到处冒头的。

  欧洲议会选举到最后大概率会比较激进,因为目前欧洲人的诉求是想要“一个跟现在不一样的欧盟”,欧元将承压,美元则再次拥有走强的机会。

  (二)日本和中国

  日本经济增长在今年也将迎来更大的阻力,国际经合组织预计日本经济增长1%。日本央行成了最关键的因素,预计在今年10月开始的加息,将是对日本经济的一记重拳,在此之前,日本央行仍然选择维持利率不变,继续刺激核心通胀。

  房间的另一头大象是今年预计征收的消费税。政府收入得到补充,但将对消费者信心和销售额带来冲击。劳动力持续减少,IMF预计日本的老龄人口将在未来四十年间从目前的30%上升至40%。一旦曾经的“避险货币”日元都开始被市场放弃,美元将再次获得避险属性。

  美元的避险属性并不是固有的,当美国经济也不行的时候,把资金换成美元反倒成了离风险最近的选择。

  过去一年,中美贸易摩擦经常上头条,也给中国经济增长带来了外部压力。IMF预计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为6.2%,压力不小。

  中日欧经济放缓,将在今年推高美元至顶峰,但问题在于美国自身经济也面临放缓危机,无法再给予美元强大的支撑,今年第三季度开始将能看到美元从高峰寻求“软着陆”的过程。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海外掘金。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理财百科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