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资讯>正文宽松席卷全球 中国迎更多政策空间

宽松席卷全球 中国迎更多政策空间

  “超级央行周”席卷全球。9月19日,美国、日本、英国、巴西、印尼、挪威、南非、瑞士等多国央行陆续公布了利率决议。

  北京时间19日凌晨2点,美联储打头阵,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25个基点至1.75%-2.00%,这也是美联储年内第二次降息,符合市场预期。

  随后,除挪威央行将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1.5%,为年内第三次加息外,其他主要央行均维持宽松立场。

  为经济加码宽松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联储此次降息主要是为应对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以及低通胀压力。美联储采取合适的行动来保证美国经济扩张。鲍威尔强调,如果经济出现下行风险,就可能需要更多降息。

  嘉盛集团分析师黄俊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7月30日,美联储在实施了近10年来的首次降息后曾表示,美联储官员一致认为,此次降息不应被视为未来降息有‘预先设定的路线’,此举被视为‘周期中期调整’。本周美联储弱降息,鉴于美国经济总体健康,我们仍有理由认为这是美联储‘周期中期调整’,只是调整时间将拉得更久,力度更大而已。这是美联储对最新出现的全球紧张贸易局势作出的回应。没有理由因为美联储降息两次,就认为美联储已经进入到降息周期。”

  鲍威尔近日坦言,当前美联储面对的境况“无先例可循”,美联储内部对降息力度和降息时机分歧明显。

  美联储“点阵图”显示,所有的有投票权和没有投票权的美联储决策官员中,有5人认为应该维持利率水平在之前的2%-2.25%区间不变,5人同意当前的降息行动,但认为年内无需继续降息,另有7人认为年底前仍有必要进行年内第三次降息。

  美联储宣布降息后,9月19日,多国央行紧随其后,日本央行宣布维持基准利率在-0.1%不变,维持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在0%附近不变,维持资产购买不变。除了日本外,瑞士央行也宣布将主要政策利率维持在-0.75%,巴西央行将基准利率从6.50%下调50个基点至6.00%,超出市场预期的25个基点。

  今年,全球已有超过30家央行宣布降息。国际清算银行跟踪全球38家央行动态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全球多家央行的累计降息幅度已经达到13.85个百分点。如果各家央行继续保持当前的宽松步伐,未来12个月降息次数可能会达到58次左右,累计降息幅度为16个百分点。

  全球货币政策转向宽松的主要原因是各国经济增速呈下降趋势,世界银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9月17日说,受投资疲软、债券收益率低迷等多重不利因素影响,全球经济增长将进一步放缓。

  9月19日,经合组织发布最新预测,宣布下调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至2.9%,此前为3.2%;下调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至3.0%,此前为3.4%。经合组织指出,全球经济扩张情况为金融危机以来最弱,预计英国在“无协议脱欧”情况下将进入经济衰退期,贸易紧张态势下全球增长仍然“低于正常水平”。

  中国有宽松空间

  面对全球降息潮,国内市场也有诸多讨论,我国央行将采取何种措施?

  8月,人民银行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LPR的报价基准直接与中期借贷便利(MLF)挂钩,货币政策价格工具也由过去的法定贷款基准利率转变为MLF利率,市场关注的人民银行是否降息的核心变为MLF利率是否下调。

  9月19日美联储宣布降息后,我国央行未下调MLF利率或逆回购利率。公开市场操作方面,央行在9月19日开展了1700亿元逆回购操作,其中重启了14天期限逆回购操作;在9月20日开展了1200亿元逆回购操作,两次操作中逆回购中标利率均保持不变。

  此前,MLF分别于9月9日到期1765亿元、9月17日到期2650亿元,央行要么以逆回购进行对冲,中标利率为2.55%,要么缩量续作2000亿元1年期MLF,利率依旧为3.30%,市场预期的MLF利率下调均落空。

  值得关注的是,从公式上看,LPR=MLF利率+加点,也就是说,不止MLF利率的变动,加点水平的变动也可以引起LPR变动,因此市场将目光聚焦在9月20日的LPR报价上。

  9月20日,新版LPR第二次报价出炉:1年期品种报4.20%,较8月的4.25%下调了5个基点;5年期以上品种报4.85%,保持不变。

  对于最新LPR的报价,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称,9月16日全面降准0.5个百分点,8000亿元长期、低成本资金的释放已使银行负债成本下降,令银行报价点差部分缩减5个基点。但央行保持MLF利率和逆回购利率不变反映了央行对当前通胀压力上升的顾虑。5年期以上LPR利率保持不变表明,在当前房地产市场调控背景下,监管层继续通过稳定房贷利率来防范房价过快上涨风险。

  不过,温彬认为,四季度政策利率(MLF、TMLF)依然有调降的空间和必要。他分析,美联储年内两次降息、全球央行纷纷降息并重启宽松货币政策,为我国央行降息提供了空间。而且1年期贷款基准利率自2015年10月至今维持在4.35%未变,1年期MLF利率自2018年4月至今维持在3.3%未变,目前国内经济存在下行压力,工业生产、投资和消费增速放缓,因此,及时、适度调降政策利率,有利于通过LPR机制直接有效降低实体经济部门融资成本,也有利于稳定和扩大内需,确保四季度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短期内不宜降息。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陶金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尽管降低实际利率是政策层一直强调的目标,但这一目标是长期的。当前新LPR机制仅实施了一个月,其应用还未得到广泛落实。在短期内,降准之后很快降息,容易引起宽松预期叠加,不利于新机制的运行。”光大固收张旭团队同样表示,在大量银行贷款暂未参考LPR的背景下,LPR不宜下降过快,以避免银行在切换基准时赋予新贷款过高的初始上浮比例。在LPR报价利差尚未充分压缩的背景下,MLF利率也不宜下调,这样才能更好地达到运用市场化改革办法推动降低贷款实际利率的目的。

  有利人民币汇率走稳

  全球降息潮给人民币汇率带来什么影响?

  9月20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报收7.0901,较上一交易日涨86个基点,一周内累计上涨19个基点。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升2个基点,报7.0730,一周内累计调升116个基点。

  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国际金融系教授奚君羊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联储降息对人民币汇率能够起到一定稳定作用。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也表示,本次美联储降息后至新一轮中美贸易谈判结束,美元指数高频波动而中枢稳定的运行特征预计将继续缓解人民币汇率的外部压力,人民币汇率有望回稳。

  陶金分析称,短期内人民币或略微升值。长期来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势还需看两国经济基本面和中美贸易形势。“美国经济在未来12个月进入衰退的概率在加大,但中国未来几个季度的经济表现也可能承压。美国在近期释放了延迟加征关税的善意,当前贸易形势较为缓和,但长期人民币汇率的不确定性依然较大。”陶金进一步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