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期货>正文夜盘商品开盘:沥青、甲醇涨逾2% 铁矿石涨1.8%

夜盘商品开盘:沥青、甲醇涨逾2% 铁矿石涨1.8%

摘要 【行情】东方财富网1日讯,夜盘商品开盘,铁矿石涨1.8%,焦炭涨1%,焦煤涨0.9%,沥青涨2.2%,沪锌涨1.6%,甲醇涨2.3%,PTA涨1.9%。


K图 im_4


K图 bum_1


K图 mam_4

  东方财富网1日讯,夜盘商品开盘,铁矿石涨1.8%,焦炭涨1%,焦煤涨0.9%,沥青涨2.2%,沪锌涨1.6%,甲醇涨2.3%,PTA涨1.9%。

  国内商品期货日盘火热,整个期货市场42只主力合约飘红,仅五只合约下跌,其中,沥青、菜粕、甲醇、铁矿石期货纷纷大涨,沥青期货主力合约收涨5.72%,报3436元。

  【延伸阅读】

  笑纳“春季红包” 工业品股期携手起舞

  2019年前两个月,国内大宗商品以及A股均交出了靓丽的“成绩单”。其中,工业品板块表现格外抢眼,南华工业品指数累计上涨10.32%;A股中与之相关的有色、钢铁、采掘、化工行业指数涨幅均超18%。

  分析人士表示,货币政策转向宽松以及一系列经济数据好转等,在一定程度上修正了此前的悲观预期,市场风险偏好随之改善,大宗商品以及相关股票板块因此联动上涨。不过,考虑到企业整体仍处主动去库存阶段,且宏观层面仍存不确定性,大宗商品能否继续走强有待观察。

  股期双热

  2019年以来,国内大宗商品市场显著回暖。数据显示,截至2月28日收盘,南华工业品指数收报2219.47点,今年以来累计上涨10.32%。分板块来看,南华黑色指数、能化指数、有色金属指数前两个月累计分别上涨14.14%、9.83%、5.6%。

  A股方面,与之相关的板块指数表现更为突出。申万一级行业指数中,有色金属、钢铁、化工、采掘板块指数年初至今累计分别上涨20.19%、19.39%、18.43%、18.31%。

  “2019年以来,国内工业品期货以及相关股票板块指数携手上涨,反映市场风险偏好有所改善。”浙商期货宏观金融主管沈文卓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一方面,全球风险偏好改善提振市场情绪回暖;另一方面,国内1月社融、信贷数据双双超出预期,信用边际改善也给予风险资产价格一定支撑。

  从资产定价角度来分析,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程小勇认为,大宗商品定价取决于市场供求关系和流动性,股市则取决于估值和流动性。因此,不论商品还是股市要出现上涨行情,必然离不开充裕的流动性。“当前工业品期货和相关股票板块指数联袂上涨,至少说明市场对于政策预期较为积极。”程小勇称。

  政策宽松是驱动力

  “2019年前两个月,国内大宗商品以及相关周期性股票强势反弹的最大驱动力是货币政策环境趋松。”程小勇表示,这包括美联储加息预期下降以及资产负债表紧缩进程有望在2019年下半年提前结束,中国通过再贷款、再贴现、降准和创设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释放流动性。

  南华期货宏观研究员章睿哲表示:“1月社融和信贷数据较好,说明宽货币开始向宽信用转化,如果这些资金能够真正满足实体经济需求的话,将对大宗商品走势构成一定的利好支撑。此外,海外市场对于全球市场流动性紧缩结束的一致性预期逐渐增强,风险偏好情绪随之回升,亦利多风险资产走势。”

  “对于经济前景预期差进行修正也是支撑股期标的双双上涨的重要因素。”程小勇表示,2018年四季度,市场对经济前景预期悲观,商品和股票双双下跌。不过,2019年前两个月公布的一些宏观数据,如社融和信贷增速回升,均在一定程度上修正了市场的悲观预期,使得商品期货及股票联袂上涨。

  产业链变化也对价格上涨构成了一定支撑。章睿哲表示,大宗商品由于供给面依然偏紧,基本面本身存在炒作空间,因此价格容易上涨。

  事实上,从历史上来看,每年春季权益类资产价格的表现往往都比较突出。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般来说,每年年初都会出台一年的经济政策和计划,银行也会集中在一二月份进行放贷,市场对于新的政策有所期待,因此,大类资产特别是股市往往会出现春季躁动行情。”章睿哲表示。

  从终端需求角度来看,沈文卓表示:“对很多行业来说,春季是开工季,需求升温预期也对一些大宗商品走势形成提振。”

  “春季是工业制造业部门生产和销售的旺季,季节性产销改善也有助于扶持部分企业利润改善。”程小勇表示,机构投资者在一季度的布局相对重要,一些跌幅过大或者估值过低的资产可能会出现春季攻势行情。

  “金三银四”是否可期

  工业品这种红火行情还能持续多久?

  从大的环境来分析,程小勇表示,目前唯一具有确定性的是流动性宽松可能在1月触顶。从社融和新增信贷结构来看,票据融资大增,出现部分企业套利空转现象,但从实际的需求层面来看,除了基建方面,地产以及其他制造业部门对资金需求还出现温和回升迹象,主要是源于部分企业借新还旧的需求,因资金利率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持续回落。而从制造业PMI数据来看,季节性因素导致生产指数创下2009年以来新低,需求指标如新订单指数出现反弹、新出口订单大幅下降,则意味着内需增加,尤其是基建投资带来的内需改善。但原材料库存以及产成品库存指数继续走低,则暗示企业还处于主动去库存阶段,且并无迹象表明企业已开始主动补库存。地产投资赶工效应可能结束,地产投资和开工都可能出现回落,因此大宗商品后市还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从产业角度分析,章睿哲认为,目前中下游行业去库存阶段还未完成,企业经营业绩还未见底,现金流情况仍不容乐观,不少企业还存在违约风险,而一旦终端需求继续恶化,那么大宗商品的低库存现状恐难对价格构成支撑。需注意的是,当前的宏观环境改善仅仅是整个下行周期中出现的阶段性利好,在这种情况下,大宗商品出现“金三银四”行情的可能性不高。

  沈文卓也认为,大宗商品能否继续走升有待继续观察,一方面需关注经济金融数据表现,特别是金融数据、社融及信贷数据是否继续改善;另一方面,关注近期政策动向以及春季实际的开工情况。(来源:中国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