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期货>正文淡水河谷或将被罚没2018年收入的20% 股价盘前跌逾4%

淡水河谷或将被罚没2018年收入的20% 股价盘前跌逾4%

摘要 【行情】淡水河谷盘前股价跳水,跌逾4%。据报道,巴西监管部门称,淡水河谷或将被当地监管机构罚没2018年收入的20%。


K图 vale_31

  淡水河谷盘前股价跳水,跌逾4%。淡水河谷2026年到期债权涨5个基点至5.35%。据第一财经报道,巴西监管部门称,淡水河谷或将被当地监管机构罚没2018年收入的20%。

  据新华社消息,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一废料矿坑发生的溃坝事故2月25日已满一个月。据民防部门最新数据,事故已导致179人死亡,仍有131人失踪。

  米纳斯吉拉斯州一个铁矿废料矿坑堤坝1月25日发生溃坝事故,事发矿坝属于巴西淡水河谷公司。溃坝后,泥浆顺流而下,摧毁大量沿途建筑物,造成生命和财产严重受损。

  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2月27日表示,由于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布鲁马迪纽尾矿坝溃坝事故,巴西最大矿业集团淡水河谷公司信用评级将从Baa3(投资级别的最后一级)下调至Ba1。穆迪还表示,该公司的评级展望下调至“负面”。

  穆迪表示,此次降级反映了布鲁马迪纽尾矿坝溃坝事故后淡水河谷公司信用风险增加,以及与此相关的社会影响及对环境破坏仍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这对淡水河谷公司整体信用状况产生影响。

  拟关停10座矿坝

  1月30日,全球最大铁矿石生产商巴西淡水河谷公司承诺,将关闭多达10%的铁矿石产能,以避免再出现上周溃坝事故类似事件。该公司CEO称,将暂停使用这些大坝,并在未来三年斥资50亿雷亚尔(约合13亿美元)让这些大坝退役。这一消息推升了铁矿石价格。

  业内分析称,上述决定每年将影响到4000万吨铁矿石,其中包括1100万吨球团矿。消息传出后,商品市场随之出现异动。30日早盘,包括1905主力合约在内的多个大商所铁矿石期货合约冲至涨停。到尾盘时,主力合约打开涨停,最终以5.58%的涨幅收于587元/吨。

  【相关阅读】

  淡水河谷危机对中国影响有限 但中国对进口铁矿依存度仍在上升

  淡水河谷连续暂停多个矿区的生产。一月下旬,淡水河谷称将在未来3年加速关闭剩余10座尾矿坝。2月4日,该公司另一矿区Brucutu被巴西法院要求暂停生产。据悉受影响的铁矿石产量总计约达7000万吨,占其2019年生产计划4亿吨的17.5%。

  尽管淡水河谷早前曾表示不会在铁矿石合同上宣布不可抗力,但Brucutu矿区被要求关闭之后,该公司还是在其部份铁矿石销售合同上宣布了不可抗力。不可抗力条款将保护淡水河谷无法履行供应合同的行为。

  作为世界第一大铁矿石生产和出口商,外界担心淡水河谷停产将引起全球铁矿石市场的进一步收紧。Jefferies & Company分析师表示,这将对铁矿石市场产生递增式供应冲击,并将支撑铁矿石价格超过预期水平。

  瑞银预测淡水河谷的减产将造成全球铁矿石供应出现3000万吨左右的缺口。花旗则将2019年铁矿石价格预测上调约40%,至每吨88美元,并预期淡水河谷运营继续恶化并可能持续多年。花旗在报告中称,Brucutu矿区停产可能是淡水河谷众多矿山停产中的第一个,而更严格的监管可能波及其他矿企的供应。

  不过,据《北京商报》报道称,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专家认为因中国今年对巴西铁矿石的依存度下降,淡水河谷停产对中国钢铁业影响不大。该专家分析,“国际市场并不缺少铁矿石资源,目前铁矿石期货市场价格拉升只是预期炒作”。

  淡水河谷在2015年发生的另一起铁矿石尾矿坝溃坝事故当时并未对铁矿石期货价格造成太大影响。期间铁矿石期货价格正处下行,矿难在短期内延缓了矿价跌速,但面对15年底难以改变的矿石产能供给过剩,铁矿石价格依旧延续下跌趋势。

  有分析称,目前国内铁矿石期货价格2018年12月份以来处于上行,大商所铁矿石期货价格由于钢厂补库实施支撑处于高位,受事故影响的涨势或将逐渐趋缓。

  对外依存度居高不下

  1月14日中国海关总署公布数据显示,中国2018年铁矿石进口量同比下降1%,较2017年10.75亿吨的进口量减少0.11吨至10.64亿吨。这是自2010年以来铁矿石年度进口量首次出现下降。

  中国铁矿石进口量从2000年的0.7亿吨增加到2017年的10.75亿吨,18年增幅达1435.7%。2003年,中国铁矿石进口量首次超过日本,成为世界上第一大铁矿石进口国。2017年,中国铁矿石进口量占全球总贸易量约70%。

  进口量虽略有回调,对外依存度却仍居高不下。近五年间,中国钢铁企业每使用的100吨铁矿石原料就有约80吨是进口原料。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铁矿石对外依存度首次突破80%,达到了83.57%,此后逐年递增,2017年比例达到87.5%。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朱继民认为这会对中国在铁矿石贸易市场上的话语权和钢铁企业的安全权带来挑战。鞍钢集团副总经理邵安林则表示,国际矿业巨头正在“吞噬”中国钢铁行业的利润。

  在2017年中国矿业全产业链大会上,邵安林称,我国钢铁行业近十年的平均利润率仅为1.6%,远低于工业企业6.2%的平均利润率,而国际几大矿业巨头近十年的平均利润率则达到45.6%。

  比较2017年上半年的经营数据,国内三大钢铁集团——河北钢铁、沙钢集团、宝武集团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2.51亿、1.89亿、85.1亿,同比上涨205.82、187.56%、58.2%;而世界三大矿山——巴西淡水河谷(Vale S.A。,NYSE:VALE)、澳大利亚力拓(Rio Tinto PLC,NYSE:RIO)和必和必拓(BHP Group Plc,NYSE:BBL)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70.4亿美元、33.1亿美元、67.3亿美元,力拓和必和必拓净利润同比上涨93%、12%。

  有分析称,三大矿山在2016年合计实现的净利润是国内钢铁行业的两倍。2016年,国内不少于500家的国有和民营钢企合计盈利仅约400多亿,但力拓、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2016年合计盈利约120亿美元(合人民币约815亿元)。

  三大矿山的耀眼利润来自于国内钢企的成本支出。淡水河谷黑色金属价值链总监Vagner Loyola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是淡水河谷的最大市场,淡水河谷有57%产品都供向中国市场。而去年,澳大利亚和巴西对中国进口的铁矿石合计占中国铁矿石总到港量的89.5%。

  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马增风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就目前国际国内的宏观经济形势趋势而言,铁矿石对外依存度短期内难有大变化,矿山企业需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来源:新投资者网)